Top
首页 > 汉中特快 > 秦巴夜语 > 正文

荷韵悠悠风如旧

秦巴夜语 华商报-今日汉中 作者:勉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张鸿雁 2015-09-17 10:28:53
[摘要]

  在暮色的微凉里随意地走,似乎就远离了燥热和喧嚣。随意地走,不知不觉中,竟又踏上了这片荷风清凉的意境。已经在多少个夕阳含情里没有步入这里了,然而,那曾经漫步这里时的夕阳、河流、绿树、伊人,那一切的碧风荷韵,都清晰地印在那幽远的时空里。

  河水,缓缓地流淌着,如我脚步缓缓地走着;阳光,柔柔地照耀着,如我目光柔柔地游着;小鸟,轻轻地飞回了巢,如我心灵轻轻地飞出了窍;空气,淡淡地弥散着,如我情绪淡淡地酝酿着;幼树,依旧地清新;雾霭,依旧地温润。

  河边,身旁,半亩池塘里漫游其间的天光云影是莲花的纤手挽留的。红晕晕的含情夕阳寄一份浓浓的心意写在莲花心形的瓣上。漫步的我,曾经在多少个梦境里,是穿行在这莲花中的,吟哦在这莲花中的,挥毫在这莲花中的。

  轻轻的流水呀,暖暖的阳光呀,你们可都还是那年的流水那年的阳光吗?自在的飞鸟呀,娇羞的莲花呀,你们可都还是那年的飞鸟那年的莲花吗?还有这像哲人般缄默的幼树,你可还是那年的你吗?小树呀小树,你实在不像是那年天真烂漫的幼苗呀!!

  我们相遇过,你还会记得我吗?

  我们相依过,你可忘记了我吗?

  我们相别时,你曾让芳菲伴我!

  我们相逢了,你可又忆起了我!

  河水似乎也是静静的,流淌着几许暖阳。

  莲花似乎也是静静的,盛开着几许羞涩。

  你缓缓地回过头,我缓缓地回过头,在天地之间,目光缓缓地织成了地平线。那一幅静静的风景哟!

  江河可以改道,山峦不会衰老。

  容颜可能憔悴,纯情依旧崇高。

  河水在流,这里没有了那年的河水,那年的河水已消逝在了那年的时光里;莲花在开,这里没有了那年的莲花,那年的莲花已凋谢在了那年的风雨里,那年的我呢?

编辑:赵淑曼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“三心”邮差张金刚

表达看法

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