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
首页 > 汉中特快 > 汉中新闻 > 正文

南郑县老两口半夜睡觉 房屋遭强拆电动车被埋废墟

汉中新闻 华商头条—华商报 作者:周金柱 2017-05-18 09:17:31
[摘要]5月3日晚11时许,南郑县大河坎镇尤曼吉游乐场附近的一栋房屋遭强拆,当时住在该房中的屈大爷和老伴被自称“开发商的人”绑至房子旁的草坪上,直至凌晨4时许,房子被摧毁,屈大爷和老伴才被松绑释放。

  5月3日晚11时许,南郑县大河坎镇尤曼吉游乐场附近的一栋房屋遭强拆,当时住在该房中的屈大爷和老伴被自称“开发商的人”绑至房子旁的草坪上,直至凌晨4时许,房子被摧毁,屈大爷和老伴才被松绑释放。

事发:

自称“开发商的人”绑了老两口

  “晚上11点多了,我们都睡了,听见有人砸门,于是我赶紧叫老伴起床。”5月11日,屈大爷说,他刚一开门,门就被蹬开,几个小伙子扑进来。“对方说别怕,他们是开发商的人,然后就直接把我架出去了,我连裤子都没来得及穿。”

  屈大爷说,把他架到院坝后,看到院坝里站着七八十个小伙。其中一个拿对讲机的人让他少说话,问我里边还有没有人,并让其他人用胶带把我嘴封住。“当时我老伴求他们不要伤害我们,让对方允许我把裤子穿上,一个小伙才到房子里给我拿了裤子。”

  “我穿好裤子后,几个小伙把我和老伴分别用胶带把腿和手绑起来了,然后把我们被抬上两辆面包车送到附近的一处草坪上。”屈大爷说,他和老伴被大约30个小伙子看管着。“我坐在面包车上时,看到两台挖掘机开了过来

  屈大爷说,当时那个拿对讲机的人对看管我们的小伙子说,“把这两老家伙给我看好了。”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,对方是要拆房子。“我们在百米开外的草坪上听讲挖掘机轰隆隆地响”。

现场:

房被强拆 电动车被埋废墟

  “大约凌晨4点,我们被松绑后给放了,我们赶回住处时,发现房子已经被摧毁,生活用具被埋,家里的两辆电瓶车和一辆摩托都被埋在里边了”屈大爷说。

  据了解,屈大爷今年70岁,老伴52岁,因为屈大爷老伴在汉中做临工,他俩就临时寄住在亲戚陆忠的这套房子里。屈大爷说:“房子被推到,我们赶紧赶到主家去报信,5月4号早晨又和主家一起去南郑大河坎派出所报了案”。

  5月11日,华商报记者来到强拆现场,看见一张床被埋在废墟中,隐约还能看到一辆电瓶车也被埋在里边。“我们搞工程的许多设备都被埋在里边了,我家一台挖掘机的玻璃也被打烂了。”房主陆忠的女儿说。

  此外,屈大爷裤兜里的1100元钱和床头上的3部手机也不见了。“我感觉是一个小伙子给我那裤子时,顺走的,因为当时有人说,再搜一搜还有没有手机,不要让报了警。”屈大爷说。

镇领导:

要调查清楚给村民一个交代

  11日上午,华商报记者来到南郑县大河坎镇政府。

  “我4号知道这个事很吃惊,即便这个房子是违章建筑,但是任何人不能这么做。”大河坎镇党委书记陈小彬说,现在是法制社会,什么事必须按程序来办。陈书记表示,大河坎镇府已经开会通报了此事,“我已经要求派出所一定要把此事调查清楚,给政府一个交代,给村民一个交代。”

  据悉,陆忠的这栋房子不是正规手续审批而建的民房,而是由临时工棚演变成9间三层的没有审批手续的建筑。“前些年,陆忠的公司在汉江河边挖河沙,当时建房的地方仅是一个临时工棚,后来陆忠就在那里自建了这栋房子。”陈书记说,他们找到两个亲戚住在里边照看这栋违建房子。

  华商报记者在强拆现场留意到,被拆房子周围确实没有人居住,房子位于汉江河提旁边,房子东边就是尤曼吉游乐场。陆忠女儿说:“我们没有不让拆,关键还没有怎么谈就这样被强拆了。”

  据悉,今年4月下旬,大河坎镇政府和陆家谈过拆迁事宜。“当时说的给赔偿150多万。”陆忠女儿说,她爸后来因为去西安看病,谈判事宜也就搁置了。“5月1号,我爸回到汉中,正准备再去谈拆迁问题时,房子就被强拆了。”

  华商报记者从大河坎镇政府了解到,关于赔偿事宜,政府确实和陆家谈过。“拆迁补偿的事和陆家都谈的快完了,当时双方有争议的赔偿数额错差都不大了。”陈书记说。

  南郑县公安局表示,此事警方已立案调查,案件还在进一步侦查之中。 

华商记者 周金柱 通讯员 张映伟

编辑:刘李娜

相关热词搜索:南郑县 老两口 半夜 睡觉 房屋

上一篇:略阳扶贫干部突发脑梗去世 发病时仍在贫困户家中摸底

表达看法

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