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

父亲瘫痪19年 汉中这对夫妻用行动诠释"你养我小我养你老"

来源:华商网-华商报 时间:2019-03-05 18:22:23 编辑:华商报供稿 作者:周金柱 版权声明

← 点击大图左右可翻页 →

  面对生活接二连三的打击,这对50岁的农村夫妇从没低头。妻子说,父亲养我小,我就要养他老;丈夫说,我9岁丧父,13岁丧母,有岳父在,家就在。

父亲患病在床 

她天天去娘家照顾

  今年50岁的罗小英和妻子荀振平家住洋县谢村镇四红村,在村里一提起他们照顾妻子病瘫父亲19年的事情,村民们都说,这两口子确实不容易。

  5日上午,华商报记者来到了洋县谢村镇四红村8组荀振平家,在靠里的一间卧室内,通红的火炉旁边,她81岁的父亲荀爱民穿着新棉衣、新棉裤坐在靠背椅上。荀振平左手端碗,右手拿勺子正在给父亲喂饺子。

  而说起这么多年来的遭遇,荀振平平静地说,“不管咋样,过去了就都是好日子。”

  原来,荀振平娘家在谢村镇后湾村,距离丈夫所在的四红村只有5公里远。1991年,她和丈夫罗小英经人介绍认识并结了婚,并于1996年生下了大女儿。

  而就在2000年,当时58岁的父亲荀爱民突发脑溢血,被紧急送医急救,因为出血量达到了33毫升,经过全力救治虽然保住了命,但却落下严重后遗症。

  “不敢感冒,一感冒全身就僵硬,连一口水都喝不下去。”荀振平说,所以每到冬季,丈夫就在老人房间内搭起了炉子,她给父亲也买来新棉衣、新棉裤,甚至连床上都是两套新被褥,就是为了让父亲少感冒。

  父亲刚开始得病的两年,他右腿、右手一点都不能动,不能说话、挪步子,吃饭得让人喂。由于身子动不了,拉在床上是常事,几乎天天要打扫清洗。“当时我母亲身体很差,哥哥伺候不好,嫂子在外务工,我就和妹妹轮流经管父亲。”荀振平说,那时女儿只有4岁,她几乎天天住在父亲家里,和哥哥、妹妹、妹夫、丈夫一起搀扶父亲做恢复训练,平时还得抽空回家种庄稼。

  2005年,荀振平的小儿子出生,就在自己怀孕及给儿子哺乳期间,她也是让丈夫前去代替自己照顾父亲。

母亲哥哥先后去世 

她将父亲接回家照顾

  在一家人悉心照料下,荀爱民病情得到控制。通过多年的恢复训练,他已经能慢慢说清一句简单的话。在别人搀扶下,他开始向前迈小步,睡在床上也能独立翻身了。

  荀振平说,父亲的变化,家人都很欣慰。但是每家都有家务事,都要发展。加之妹妹身体又不好,从1998年开始,她就将照顾父亲的责任扛在肩上了。

  那时,她每周都要骑自行车往父亲家去三次。除了日常的照顾与洗漱外,还要帮母亲经管菜园子,洗好一两天做饭用的蔬菜,备好柴火,购买父亲长期服用的药物,并按次按量分好包好。

  而就在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时,意外却接二连三降临。

  2009年9月,荀振平的哥哥突发脑溢血,经抢救后勉强保住了性命,但失去了劳动能力。看到这些,嫂嫂领着女儿离家出走再没回来。

  从此,荀振平便带着4岁的小儿子往返或居住在娘家,照顾父亲。“那四年里,晚上回家了也是提心吊胆的,睡觉都是把手机铃声开到最大。”她说。

  2013年下半年,荀振平的哥哥与母亲先后因病先后离世。处理完母亲后事的第二天,荀振平二话没说,就与丈夫罗小英将父亲拉回了自己家里照料。从此,照顾父亲的责任就完全压在了夫妻俩身上。

  “我身体一直不好,家里还有两个老人。安葬母亲时,我正为下一步照顾父亲担忧,没想到姐姐和姐夫竟然毫不犹豫地接走了父亲。”至今,荀振平的妹妹荀小冬对姐姐和姐夫当时的决定仍充满敬佩与感激。

老人一晚起夜七八次

为方便照顾他将床安在旁边

  “父亲到家里的那一刻,我悬着的心一下子踏实了。”将老人接回家后,细心的荀振平不光照顾老人的身体,也想法抚慰老人的情绪:她将卧室里的床、桌子、衣柜与窗子的位置,布置成与父亲家里完全一致,“这样能使父亲有种熟悉的归属感,就像还住在老家一样。”

  5日,华商报记者在老人20余平方米的卧室里看到,房子中间摆放着炉子,床边摆放着一把铺着皮垫子的靠背椅;靠窗位置一张桌子上摆着10多盒药,桌子两边分别是一张床。

  而就在老人面前,还有一把特制的椅子:四腿木椅下方,都绑定了加长木板,使椅子更高。“这是娃他爸做的,椅子太低够不着,加高后老人吃饭就方便了。”荀振平说,父亲只有左手左腿能动,右边身体完全是僵硬的;而两张床,除了一张是父亲的,另一张则是丈夫的。

  荀振平说,老人每天夜里都要起夜七八次,所以为了方便照顾,丈夫便将床安在了旁边。晚上老人想起夜,他就起床搀扶老人方便。而自从照顾岳父以来,罗小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。

  而说起照顾岳父,今年50岁的罗小英憨憨地一笑,说,“我从小父母去世,二哥也出车祸去世了,照顾岳父虽然辛苦,但有他在,我觉得这个家就是完整的。”

  罗小英说,他9岁丧父,13岁丧母,大哥结婚后就搬了出去,从小他就和患有精神疾病的二哥相依为命。而就在2017年10月,二哥也因车祸去世,这么多年来,岳父家的遭遇让他感同身受,对于妻子,他不仅理解,也很支持。

  因此,每天早晚都罗小英给老人量血压、洗脚、洗脸、擦洗身子、处理污物,白天还要就近到城固县城去打零工挣钱养家。

老人每年治病花光积蓄 

她说“他养我小,我养他老”

  荀振平说,女儿去年已经出嫁,而小儿子还在上初中,父亲长期服用药物每月就要花费3000多元。

  “种了四五亩地,稻谷卖不了多少钱,全靠他爸在外打零工维持生计。”荀振平说,为了照顾老人,丈夫只能在周边县城打零工,而收入有限,父亲经常住院,一年的收入基本都为父亲看病花光了。

  “我们吃简单、穿简单、用简单,再难也要救父亲。”罗小英说,为了岳父能安享晚年,他们夫妇一直勒紧裤腰带生活。“没有她,我坟上的树……都有碗口粗了。”采访中,今年81岁的荀爱民说。

  荀振平夫妇照顾病瘫父亲的孝举,得到了邻里的同情与肯定。2017年除夕前夜,老人突然旧病复发,而此时,12岁的儿子也正发着高烧。夫妻两人在邻居帮助下将老人送上120急救车,一同去了医院。慌乱间,夫妻俩把生病睡着的儿子锁在了家里。等医院里老人病情稳定已是凌晨了,荀振平这才记起孩子。她迅速打车回到家时,孩子浑身发烫,陷入昏迷,幸好送医及时,孩子才平安度过。

  邻居罗继林知道这事后,心疼地数落了她一番。此后每当老人发病要送医院时,罗继林等邻居就成了荀振平照顾家庭的好帮手。“振平太不容易了!有她这活生生的例子摆在这,再加上县里这些年大力弘扬孝老爱亲好传统,我们村好多年都没出现过不孝敬老人的现象了。”罗继林说。

  儿子罗丽鹏说:“爷爷有时爱发火,妈妈也是耐心地照顾他。妈妈身上的勤劳、孝心与耐心,也激励着我要好好学习。”

  “我只想着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照顾好父亲。他养我小,我就要养他老,有父亲在,家就在。”面对将来的生活,荀振平平静地说。华商记者 周金柱 通讯员 张校峰

相关热词搜索:父亲 瘫痪 19 汉中

Top